学院快讯

首页 > 学院快讯 > 正文
【育人故事18】刘园美:近七小时,只为寻找一名未报平安的学子
作者:刘园美  编辑:刘园美   发布时间:2022-09-18  发布来源:beat365中文官方网站    浏览次数:

如果问1044-1等于多少,大多数人都会脱口而出是1043,但如果把数字的单位换成“人”呢,每个人都会犹豫不决。

2020年,新冠疫情突袭武汉、波及全国,开学遥遥无期,老师们自发捐流量、尝试线上教学,同学们或征文、或创作、或线上服务,都以自己的方式投入到这场全民“战疫”中去。

作为学生身边最亲近的人,我们没因他们居家而减少关心,每天不厌其烦的询问:“某某,感冒好些了吗?”“还咳嗽吗?”“少出门或不出门,未允许勿返校”,这成为习惯与常态,只有确认全员健康才能放下紧绷的心弦。

4月25日,周六,中午13:00,19级辅导员急匆匆的跟我说,一徐姓同学未打卡,且QQ、微信及3个紧急联络方式均未能联系上。

学生安危牵动人心。我立即要求辅导员通过班长发动全班同学,并从学工系统和录取表中查找有效信息,未果;我又联系上学生的高中同校、目前同院同学,也一无所获,时间来到14:10。

预感事态可能不妙,我向学工部领导汇报现状、作出研判,时间来到14:40。

“外事问谷歌,内事问百度”,通过镇政府获得村委电话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,搜到所在地镇政府电话后,在我的再三请求下,一位女同志勉强告诉了我村支书的电话,时间来到15:15。

我如获至宝,兴冲冲的拨通了村支书电话。支书语焉不详的告诉我,他在外地,村里也未发生任何异常,便匆匆挂断了电话,即使我发短信表达急切心情也未予回复,时间来到15:40。

“六度分离理论”认为,只要通过六个人,可以联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人,我对此深信不疑。找到老家在麻城的大学同学,希望他能联系上当地任一居民,遗憾的是,他定居扬州多年,资源有限,终无功而返,时间来到16:05。

随着时间流逝,焦虑感更加强烈,我想到了种种可能,不得已再次拨通镇政府电话,女同志委婉拒绝了我要其他人电话的要求。我只好百度出全镇54个村庄座机不厌其烦拨打,均已停机,怎么办?时间来到17:17。

不得已,我拨通了当地派出所电话,答,需开单位证明,时间来到17:35。

再拨通当地卫生院电话,无出入院记录,时间来到18:10。

这时同事提醒我,某老师的爱人是麻城当地人,可寻求他的帮助。说明情况后,他爽快的答应了我,真是有种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感觉,时间来到18:45。

接下来的50分钟是我人生中经历的最漫长等待,在他的辗转打听下,村支书的电话再次发给了我,原来,善良淳朴的支书因出于谨慎而隐瞒了实情,时间已是19:35。

19:40,我怀着激动的心、用颤抖的手,拨通了徐同学家人的新号码,当听到熟悉的声音时,悬着的心终于得以放下,原来,他只是手机摔坏了,而其他紧急电话早已停用了,一场虚惊。

我们面对的是1044个孩子,每一个都只是1/1044,但对一个家庭来说是100%。如果再问1044-1等于多少,相信大家会有新的答案。近7小时的曲折寻找,由于心情急切加上经验不足走了很多弯路,甚至他人对我身份存疑也全然不知,但想想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学生安然无恙!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@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beat365中文官方网站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阳光大道1号 邮编:430200 电话:027-59367570